玉米里的乡村寡妇 寡妇拉我进玉米地 寡妇快点我要好大

分类: 故事 / 发布于2020-05-16
人气 / 评论
作者:

玉米里的乡村寡妇 寡妇拉我进玉米地 寡妇快点我要好大/图文无关

  你相信命吗?不相信!可我相信天道有轮回,苍天不曾绕过谁,也不曾亏过谁!

  我们村是以姓氏命名的村子,所有人都是一个姓,五服以上都能扯出亲戚。这样的村子有个好处,出点事情的时候人心特别齐,红白喜事,都浩浩荡荡,热闹不已,但撕起来也是不分你我,骂来骂去都像是骂回了自己。

  在这样一个狭隘又热闹的村子里,多年前却住着一家别氏人家,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

  小时候对于这种姓氏的概念几乎没有,我和他们家的老大年龄相当,小时候偶尔一起玩泥巴,只是因为住的有点远,并不常见,也比较生疏。

  长大后,听村里其他人聊天说,当年寡妇和他老公在我们村里做油饼,许是家那边很穷,慢慢的也就没再回去。

  传说他们家油饼做的特别好吃,方圆几里都来买,尤其是收麦子的时候,油饼更是供不应求。北方农村的孩子应该知道,收麦子的时候村子里总是异常热闹,没有黑天白夜,不讲究一日三餐,忙是真的忙,累是真的很累,但快乐也总是在那个时候异常的多。平时垂涎多时的冰棍、汽水和油条……在收麦子的季节里总能轻而易举的吃到,对于孩子们来说,这是个名副其实收获的季节。

  后来他们在村子里盖了几间房,生了两个孩子,算是正儿八经的落地过起了日子,两口子老实肯干,手艺了得,日子虽然清贫但也算有盼头。女人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对谁都和和气气,也许是觉得自己是外来人口,他们一家低调行事,行善带人,本本分分做生意,童叟无欺。

  原本以为,日子会越来越好,谁知,在老二还未出生的时候,这家男人突然意外死了,死因至今仍是个谜,无人知晓。

  只听说当时,男人去田里摘油饼用的大葱,最后掉在了一口枯井里,溺水而亡。

  那天天没亮,男人像往常一样,背着竹筐,就下地摘葱,女人带着老大在家左等右等不见男人回来,一着急就带着孩子去地里找,那口枯井根本不在他们的田地里,连方向都是反着的,大早上的天还没亮,谁都想不到男人会去那边。

  后来全村人一起找,找了一整天也没找到人。大家都慌了,问女人老家是哪里,会不会男人有事回去了,女人摇摇头,说不可能,他不会回去,也回不去。然后就把所有人送走,有几个大妈说留下来陪她,孤儿寡母的,肚子里还有个马上出世的孩子,万一有点什么意外身边没人不行,女人不愿意,强行把所有人都撵了回去。

  第二天一大早,村里的几个管事的就来到他们家,女人说去那个枯井那里看看,然后果不其然。男人被打捞起来的时候人已经浮肿,面目狰狞,女人嚎哭了一声,放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那时老大才3岁,什么都不懂,不敢靠近,不知道哪里躺着的那个胖胖的人就是再也回不来的父亲。

  男人下葬两个月后,女人产下一个儿子,自此,女人脸上再也没了笑容,油饼铺子关了,有人劝她说,两个孩子要吃饭,要活着,铺子还是要开下去,一个人确实辛苦些,但总能糊口,把孩子养活大。女人摇了摇头,像村里租了几块地,学着其他村民,当起了农民,种起了地。

  那个时候的种地不像现在全部机械化处理,农村出来的孩子都多多少少知道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是一种怎样的劳累。女人没种过地,家里还有两个孩子拖着,其间的辛苦可想而知。

玉米里的乡村寡妇 寡妇拉我进玉米地 寡妇快点我要好大/图文无关

  女人很要强,带着一天的馒头和水壶,在地头铺个床单,两个孩子往那里一放,大的看小的,自己一头钻进地里,一干就是一天。要说这俩孩子确实比别人家孩子懂事,虽然也会哭闹,但夏天那么热,冬天那么冷,就这样在地头上一一年又一年的长大了,这大概就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吧。

  2年后女人终于学会了种地,从小麦到花生,从玉米到蔬菜,每一样都不比别人家差。与此同时,村东头开了一家油饼铺,听说味道和当年他们家的一样。

  女人很少笑,也很少求人帮忙,一双黑洞洞的眼睛里时而绝望,时而倔强。

  那些年村里的热心大姐大娘们没少给她介绍对象,都被她拒绝,而她的拒绝从来都不是温和的,但仍然没能阻止那些“热心”的村民,人啊~总是喜欢在那些不幸的人面前张扬自己的道德高尚。后来时间久了,女人的态度越来越强硬,她不怕得罪人,甚至希望所有人都不要再来打扰他们的生活。

  一个年轻的寡妇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在一个不太熟悉的地方挣扎着活下去,除了生活上的困难,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煎熬。丈夫的惨死,幼小的孩子,陌生的环境,繁重的农活,还有心理的寂寞和委屈,在那些个无眠的日夜,他们孤儿寡母是如何度过的。

  自从男人死后,女人好像对整个村子都充满了敌意,她从来不会跟别人聊天,也没时间跟别人闲扯,农忙的时候他一个人再地里用时间弥补力量上的缺失,冬天田里不忙的时候,他就学着种些冬天的蔬菜,挑到集市上去卖,他没有过得时间伤心,更没有太多的空隙去让别人走进他们的世界。

  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他们家凭空和村里的人画了一条线,将自己隔离开来,像是他们的姓氏一样,不与你们相同,也不屑于相同。

  奶奶说这些年,他们母子三人,从未跟人发生过任何口角,本本分分,女人看上去很凶,其实当年和男人一起做油饼的时候女人很温柔,总爱笑。日子把一个水一样的女人变成了钢铁一般的汉子,她的凶里包含着对命运的不公,对外人的防备或者还有其他。

  女人虽凶但做事规矩,卖菜从不缺斤少两,交公粮从来不推迟,该履行的义务和责任从来不含糊,不惨呼别人家的琐事,也不去占任何人的便宜,其实在农村里,一个寡妇能吃苦却从不诉苦,不拿自己的苦去绑架任何人,不需要任何人帮忙,更不曾博得任何同情,实属不易。

  两个孩子非常懂事,学习成绩都好的出奇,小小的年龄,家里的奖状贴满墙。姐姐做饭,弟弟去地里帮妈妈干活,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地里打理的郁郁葱葱,女人一辈子带着两个孩子没改嫁,日子再苦也没在外人面前抱怨过一句,除了男人死的那天那一声豪哭,再也没人见女人哭过一次。

  后来姐弟俩相继考上了大学,女人一个人在家继续种地,原本清贫的日子越发的冷清,原本繁重的农活更加辛苦。

  村东头个李大叔年轻时老婆生病走了,也是一个人过了大半辈子,看女人的孩子都上学走了,就慢慢的想要靠近,两个人取暖过日子,总好过一个人冷锅冷灶的冷清。

  他托人向女人提亲,被一口回绝,李大叔不死心,每天天不亮就起去女人家的田里把重活都给干了,女人不想占他这个便宜,在地里当了很多人的面说:我不会再嫁,更不会再嫁到这个村子里,你以后别来了。那天早上的太阳尤其刺眼,刺的李大叔转头钻进了玉米地里,不见人影,只听到窸窸窣窣的玉米杆相碰撞的声音。

  村里人都说女人心狠,不近人情,女人谁也不解释,任所有不好的评论在村里发酵,慢慢的再也没人敢打她的主意,有时候对外人的残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后来我们都长大了,他们家两个孩子在外面读书工作,听说发展的都很好,把女人从我们村子里接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过,那几间简单破旧的民房还在风雨中摇曳,没人走进去过。那里的每一扇窗,每一片瓦都记录着他们这些年的过往,曾经的幸福和后来的艰辛,以及那不认命的倔强。

  村子里的人再也没有见过他们,杳无音讯,切断了和村子里的所有联系,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但所有人都知道在这个小村庄里曾经住着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倔强的过了大半辈子。

  后来奶奶说,村东头那家油饼铺子开了不到1年就关了,再后来,他们家的大儿子因为一次生病脑中风,醒来后一直有点痴痴傻傻,直到现在……奶奶说这些的时候没有什么表情,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只是嘴上一直念叨着,苦了这娘仨了,走吧,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了……

  我像是听懂了,又像是没有懂,望着那几间经历风雨的屋子,放佛看到那无数个漆黑的夜晚,女人在黑暗里流下的泪和握紧的拳头!

相关资源:寡妇   我要   好大
  • 哥哥 我要,妹妹难受 哥哥吻我我很难受 乖听哥哥话把腿张大点
    哥哥 我要,妹妹难受 哥哥吻我我很
    2020-05-16 15:41:29123
  • 叔叔我要,快插我 被叔叔要了我一夜 太粗了,不要了,快出来
    叔叔我要,快插我 被叔叔要了我一夜
    2020-05-16 15:41:1189
  • 我被女婿日了几次 女婿射吧,我要来了 哦嗯~顶到花心了,好深
    我被女婿日了几次 女婿射吧,我要来
    2020-05-16 15:38:4420
  • 寡妇拉我进玉米地 寂寞寡妇让我舔她 我与寡妇疯狂野战
    寡妇拉我进玉米地 寂寞寡妇让我舔
    2020-05-16 15:38:4020
  • 赤泽千夏:这屁股我要死掉了
    赤泽千夏:这屁股我要死掉了
    2020-05-08 21:18:44738
  • 我要嫁个有钱人 婚后地狱折磨让我生不如死
    我要嫁个有钱人 婚后地狱折磨让我
    2020-05-01 20:55:173484
  • 女婿的好大的 爱上女婿和女婿睡了 和女婿睡一张床
    女婿的好大的 爱上女婿和女婿睡了
    2020-05-01 20:31:2054
  • 女婿东西大粗 女婿来了我受不了了 女婿快射我要来了
    女婿东西大粗 女婿来了我受不了了
    2020-05-01 20:31:0952
  • 腿张开,我要草哭你 宝贝,张开腿,我要捅了 宝贝真紧要被你夹断了
    腿张开,我要草哭你 宝贝,张开腿,我
    2020-05-01 20:30:5470
  • 爷爷,不要,嗯,好大啊 额~啊~啊~~啊~啊爷爷 嗯爷爷啊好爽粗太粗了
    爷爷,不要,嗯,好大啊 额~啊~啊~~啊
    2020-05-01 20:30:3360
文章总数
2570+
评论总数
33+
阅读总数
2008613+
运营天数
144+